智鬥達爾文主義獲勝,戳穿邪惡的騙局

達爾文主義的危險性何在?


查爾斯·達爾文

達爾文主義是一種邪教,信仰“巧合”。

達爾文主義是當代世界假冒科學大騙局

凡是進化論的說教都是達爾文主義謊言。

進化論是反科學理論,與科學背道而馳。

達爾文主義的思想體系完全是杜撰的邪說,目的是轉移社會與民眾視線,偏離認主獨一的正道。(真主是超絕萬物的) 達爾文主義血腥氣十足,它在當代的出現並不奇怪,因為這是妖魔在末世興風作浪。 由於普羅大眾麻木不仁,他們乘機作亂,消滅宗教,製造戰爭、壓迫和災難。 達爾文主義是當代一切反宗教運動的總根源,如無神論、共產主義、物質享樂主義。 全世界人民遭受的各種災難都同達爾文主義有關,因為那是源頭,例如戰爭、屠殺、恐怖活動、種族滅絕、天災人禍。 達爾文主義是末世惡魔所採用的最惡毒、最狡詐、最陰險的伎倆。

根據達爾文主義的迷信邪說,人同動物沒有本質的區別。 他們認為沒有必要給為人類思考什麼生命的價值,在他們看來,對人類最恰當的定義應當是“好鬥的動物”,僅此而已。 為此,他們編造了一整套理論,如“適者生存”,人為了生存就必須在同類間展開惡鬥。 凡是接受達爾文主義的人,都必須有所行動,挑起腥風血雨的鬥爭來,在這個世界上造成無窮無盡的苦難和死亡,如共產主義和法西斯。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前所未有的殘酷戰爭,起因來源於達爾文主義,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份子的侵略和暴行,殺害了兩億五千萬生靈。 也是由於達爾文主義的血腥邪說,在許多國家開展的共產主義運動實行白色恐怖,遭到政治迫害而死亡的人數更加令人髮指,竟然超過十億

可以說毫無例外,當今世界上所發生的所有人間衝突、戰爭屠殺和恐怖行為,他們的思想無不來源於達爾文主義。 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正是末世之年,有惡魔出來作亂,而達爾文主義卻代表了末世惡魔最腐朽、最殘忍的意識形態。 為了在全世界恢復認主獨一的信仰,也為了使野蠻壓迫和屠殺行為在人間消失,唯一有效的途徑是徹底消滅達爾文主義邪教。

Without exception, all the civil conflicts, wars and acts of terror that persist today originate from Darwinism.

這個被稱作是“進化論”的邪教由全套謊言和欺騙性理論構成的迷信,因此,要想消除它並非難事,可以採取科學的手段。 自從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諸如此類非邏輯化的虛假學說或似是而非的理論在所有學術領域中受到挑戰,遭到徹底揭露,被曬在光天化日之下。 讀者們從我們這個網站上便可看出端倪,進化論已無法繼續蒙蔽人們的眼睛,曾經橫行於世到處行騙並且製造衝突和苦難的達爾文主義邪教不久將從人間蒸發。

進化論者虛構的上帝是巧合


可以說毫無例外,當今世界上所發生的所有人間衝突、戰爭屠殺和恐怖行為,他們的思想無不來源於達爾文主義。

根據達爾文主義信徒的說教,地球上千奇百怪的億萬物種都是來自大自然的“巧合”,這樣他們就可以躲避開“真主造化萬物”的真理。(真主是超絕萬物的) 巧合是他們編造的上帝,在他們看來,是巧合主宰著天地萬物的發展和運行,人類所知的各種大自然奇妙現象和物質存在及運動,都起源於盲目的、無意識的巧合。 他們不遺餘力地如此輕率而荒唐的宣傳,企圖矇騙更多的民眾。 教授在大學課堂裡的演講、科學家在實驗室裡的埋頭研究、學校老師對孩子們授課傳業,設法把這個理論說得煞有其事,活龍活現,把許多互無關連的事件串通在起來,彷彿巧合的神通廣大,有知覺,有靈性,決心創造奇蹟。(真主是超絕萬物的)

達爾文主義認定的上帝是巧合,有無窮的創造性功能,展現在人類眼前的一切大自然奇蹟都是來自巧合的創造和演化,無奇不有,讓人眼花繚亂。 按照他們淺薄的謊言,只要有時間和巧合這兩大因素,世界上一切奇蹟都會在人們意料之外發生,成為現實,他們的巧合上帝無所不能。 這些違背基本常識和理性的說教,堅持認為巧合是萬能的,超越人類的想像和能力,巧合之中包含著精緻的智慧,超越實驗室裡一流水平的科學家。 這是謊言和欺騙,不可能在任何地方或對任何人面前都會得逞,凡是有思想、有理智、有判斷能力的人都會對他們的謊言和說教提出質疑。 例如艾德南·奧克塔先生(筆名:哈論·葉海雅)對這個問題研究了三十年,對達爾文主義的謊言進行過無情的揭露、鞭撻和批判,而且對所有不願接受達爾文主義邪教的明智之士提供了認識真理的思路。 當真相大白於天下之時,曝露於市的進化論只不過是一堆思想垃圾。

奧克塔先生是揭露達爾文主義荒謬的先行者,在他之後形成了全球性的運動,批駁巧合思想的非理性,違背基本邏輯。 近來達爾文主義信徒們對“巧合”這個詞不願直接多說了,換了一些其他說法,換湯不換藥。 他們自以為得計,但仍舊同過去一樣表現得赤裸裸的荒唐可笑。 不論他們過去說“巧合”也好,現在說“偶遇”或“隨機”也罷,都不是什麼新招數,實質不變,還是堅持說沒有萬能的造物主,在嚴密規則中的天下萬物以及豐富多彩的美妙世界來源於無意識的盲目的物理機能。 儘管這些人巧舌如簧口生蓮花,但缺乏基本理智與思維邏輯的達爾文主義在世人面前依然是一片蒼白無力的邪惡說教。

達爾文主義邪教信徒們大言不慚地宣稱能把萬物的“起源”說得天花亂墜,追究其非理性說教家底,原來他們連最簡單的蛋白質分子的形成都沒有能力講明白。 就此一點,可以確實證明達爾文主義是一大堆謊言,不值一駁,因為謊話說了一籮筐,諸如生命起源之類的大話、空話、假話,而實際問題沒有解決一個。 這些年來,他們為了證實生物進化理論在世界各地尋找到了億萬數量的化石實物,產生了與他們設想的相反結果,只是證明地球上億萬年的生物史沒有發生過進化的演變,宣告了達爾文主義的徹底破產。

只須兩個小例子,足以結束進化論

(一),一個蛋白分子,讓進化論全軍覆沒

不論達爾文主義份子寫了多少滿篇公式的書,發現了多少萬片化石,張貼了多少虛張聲勢的招貼畫,也不論他們對真主造化天地萬物的科學事實多麼頑固地抗拒,多麼瘋狂地攻擊,全無作用,不可能改變他們根本性的錯誤,必將死路一條。 這是因為,達爾文主義份子們沒有能力解釋,一個蛋白分子是怎樣形成的。 蛋白分子是一切生物存在的基本元素,如果說它們由自己演變而來,這是無稽之談。 因為任何蛋白分子不會自己形成,它需要在100個蛋白分子的序鏈中誕生。 我們無須討論或觀察蛋白分子的複雜結構和存在條件,只須拿出一個問題,單個蛋白分子是怎樣形成的,足以摧毀達爾文主義的整個理論體系。 除此之外,還有一系列達爾文主義招架不住的科學問題,迫他們原形畢露無處逃遁

例如:

  • 單個蛋白分子中必然有DNA(脫氧核糖核酸)
  • DNA必須以蛋白為依托
  • 沒有DNA產生不出蛋白
  • 蛋白分子只能在蛋白環境中生成
  • 蛋白生成的環境中必須原有蛋白
  • 這個環境中核糖體是必要成份之一
  • 蛋白的形成不能沒有RNA (核糖核酸
  • 蛋白的形成不能沒有ATP (三磷酸腺苷
  • 蛋白的形成不能沒有細胞核
  • 蛋白的形成不能沒有細胞質
  • 蛋白的形成不能沒有細胞器官
  • 任何細胞器官的存在和功能不能沒有蛋白
  • 沒有細胞器官,就不存在蛋白。

總而言之,蛋白只能在一個細胞中產生。 沒有細胞,就不可能產生蛋白。 這是從我們對細胞與蛋白現有的知識中得出的結論,更何況人類所知都還是皮毛。
在這些簡單的科學常識面前,進化論的專家們束手無策,於是他們想出了其他的花招。 例如進化論領軍人物如理查德·道金斯之流,編造了新理論,如“分子同時再生”說,目的是繼續欺騙,毫無新意。 在人類身體的構造中,在沒有外界細胞輔助的情況下,任何細胞都不具備“同時再生”的能力,這是最新的科學論斷。 由此可見,達爾文主義的進化論者們,從他們的起步就是錯誤,在科學的辯論中連續潰敗是必然的結局。 當他們在一個單個細胞問題上,尚且張口結舌,無言以對,遑論天下大事,奢談什麼全世界或全人類的生物起源學說。 進化論全盤是一場國際大騙局。

(二),進化論在三億五千萬化石面前一敗塗地

進化論者喜歡玩弄化石的玄虛,製造生物進化的“過渡”假象,蒙蔽人們耳目。 一切都是偽造的道具和假冒的模型,企圖把人們的思維格式化。 但無情的事實是,迄今為止還沒有一名所謂的達爾文主義學者或者進化論學家,舉起一個實例大聲宣布:“看,這就是我們找到的進化論實證!” 因為,事實不可能存在;他們不可能找到任何一個進化過渡的實例

讀者看到這個聲明,很可能感到吃驚,因為這麼多年來,進化論者們不遺餘力地出書、作畫、搞宣傳,要人們相信有大量事實證明進化過渡的存在。 其實,沒有一件真東西,全是假冒和偽造的贗品。 這是達爾文主義信徒們欺行霸市惡劣行徑的又一鐵證。

為了尋找證據,至今發掘的化石片數量巨大,多達三億五千萬件化石實物,但其中沒有一個可以用來說明生物演變過渡的事實。 進化論者們每發現一片化石,都曾大造聲勢,佔有報刊上頭版頭條新聞,叫喊新發現! 可以證明動物進化的過渡,到頭來,不了了之。 在這些化石中,大多數保存了數百萬年前的生物印記,與今日現存的這些動物比較,沒有多少改變,同這些生物現存的形式一模一樣。 這些化石最能證明的是,根本不存在進化,儘管相距數百萬年,同一物種的生物古今沒有發生變化。 他們確實有些新發現,因為有許多物種由於生活環境的巨變,已經徹底滅種,如今不存在了,但與物種進化無關,反而證明,生物不能進化,達爾文主義進化論憑空想像的虛偽假設根本不能成立。

化石的證據對進化論的批駁,是對達爾文主義的第二次致命打擊。 進化論遭到慘敗,在所有科學領域中都得到證實。 任何領域的新發現,都對進化論的錯誤補充了新的證據,處處取勝,萬無一失。 我們引證的以上兩大證據,已足以說明進化論的全面破產,便可一錘定音,判定達爾文主義壽終正寢,無須再費功夫增加什麼新論點。 進化論的結論已定,但是在以下關於其他問題的討論中,還會不斷提到,只是為了答复進化論者提出的異議。

  達爾文主義的一個核心問題是關於人類進化的假設  
   
   
   
   
   
   
   
   
   
   
   
   
   
   

達爾文主義的一個核心問題是關於人類進化的假設

暫且不論達爾文主義對世界的影響及其流毒,稍後再加評述,先說說在他們所壟斷的媒體中許多年來一直鼓譟所謂“類人猿”的宣傳。 他們對這個謊言情有獨鍾,特別敏感,凡是發現一片古代猿猴的化石,他們都要敲鑼打鼓鬧騰一陣。 每次把化石當作人類進化鐵證的時候,最後證實不過是古代遺留下來的一片普通猴子的屍骨,宣傳攻勢便偃旗息鼓,悄悄退回後台。 達爾文主義的欺騙行為從來都沒有過成功的先例。 然而,為了證明古猿就是人類的祖先,他們做了不少手腳,製作了各種模型,表現古代猿猴的使用工具的能力,學習知識的天賦等等。 他們的目的昭然若揭,無非是想對達爾文主義不知底細的人灌迷魂湯,在這些人的頭腦中建立起從猿變人的合法歷程,承認猿猴是人類的祖先。

不可否認,在動物世界裡,唯有猿和猴的體型和動作最接近人類,但這不足以說明可以把這三者混為一談,他們之間存在著根本性的區別,毫無近親關係。 求真主許可,我們認為無尾猿或毛猴,只要它們還在這個地球上生存下去,它們永遠只是猿猴,即便成了精,也永遠也絕不會變成人。 即使花大力氣對猿猴進行技術培訓,也不可能讓它們掌握人類的智慧和技能,如思考、設想、規劃、判斷、信仰、理智、道德。 人們不會在某一天看到一隻訓練有素的猿猴製造飛機、建造高樓、寫詩作賦或在實驗室裡研究人類。 它們永遠也不會擁有人類的天資,創立社會文明或者制定一個宏偉的生產規劃。 真主造化的靈長類動物,外表和身體結構可以互為相像,但猿猴不具備人類所享有的良知和靈魂,這是真主對人類的特慈。 單從外表上或骨肉結構上匆匆忙忙叫嚷發現了新大陸,把猿猴認作是人類老祖宗,顯然這不是科學,而是輕浮,無知,愚昧,懷有其他不良企圖。

人類之所以成為人,是因為真主特賜給人類的靈魂

達爾文主義信徒們根本無視人類與猿猴的根本區別,異想天開盲目下結論,猿猴是人類祖先。 人是特種生物,他能回答“我是誰”,因為他有存在意識,有信仰意識,有思考、推理和判斷能力,有創造發明的聰敏才智,因為人有真主賦予的靈魂“魯哈”。 人類是特別的生命形式,與任何動物都不可相提並論。 生理構造或運動技巧有可能同其他動物類似,但絕不會是靈魂。 假如出現一種動物,外形與人不同,但擁有同人類一樣的靈魂,我們可以說,這個動物有人性。 所以,人類的根本特質在於他的靈魂,而不是肢體或內臟。

唯物主義者不相信人的靈魂,因此無法解釋為什麼人會有存在意識和信仰意識,人與其他生物不同,會回答“我是誰”的問題。 唯物主義者們因此也無法解釋,一種無存在意識和無信仰意識的生物怎麼會過渡到具有這些特質的人類的。 這些是達爾文主義信徒們所要極力避免的提問。 當他們拿著猿猴的頭蓋骨向人們展示與人類頭顱類似的時候,最害怕有人提出智慧過渡的問題,因為那裡是他們的致命軟肋。

人類的進化是達爾文主義所有出版物的一個重點話題,其實只是一個彌天大謊。 他們所不敢面對的現實是,什麼是人類的生命特質,使他們具有特別的人性。 為什麼人會有思考、打算、計謀、推理、感情、熱愛、痛恨、說假話、表忠誠、做決策、形成固定的概念,這些都是人類靈魂的功能。 他們無法解釋這一切對人類最基本的認識,往往啞口無言,裝聾賣傻。 良知來源於靈魂,靈魂構成人性,是真主的特殊造化,使人類區別於任何其他生物。 真主賦予人類特殊的性靈,並且授予特殊的使命。《古蘭經》說:

“他精製他所創造的萬物,他最初用泥土創造人。 然後用濺水的精華創造他的子孫。 然後使他健全,並將他的精神(魯哈)吹入其中,又為你們創造耳目心靈。 你們很少感謝。”(32:7-9)

 

隨機性的生物變異殺人害命,不會更健康

達爾文主義信徒們提出一個教條,他們認為生物的進化是來源於巧合而發生的變異,全是無意識、無目的的行為,卻造成了今日地球上五彩繽紛的生物世界。 這個教條代表了他們違背邏輯的思維方式。 我們在實驗室裡採用放射線或化學藥劑對生物細胞核裡的DNA進行測試,使DNA中的基因密碼發生變異,造成破壞、摧毀或者取代。 測試的結果,細胞核裡的基因99%受到破壞,變得無能,而剩下的1%,功能完全失效。 根據觀察,對細胞核進行變異的實驗,從來沒有發現對機體有利的變化,只有對生命產生巨大破壞的惡果。 此外,達爾文主義信徒們堅持說,生物變異技術將造福人類,因為它將在機體上促使變異,製造與機體相匹配的新器官。 根據他們的設想,假如在頭部的右邊用隨機變異技術種植一隻耳朵,那麼,頭部的左邊也將生出一隻與其相對應的耳朵來。 新生的耳朵不但功能相同,而且形狀也一樣,如砧骨、蹬骨、耳廓。 人體的動脈系統是左右兩邊對稱的,達爾文主義信徒們設想利用隨機變異技術在身體一邊製造一個冠狀竇瓣,可以預期在身體的另一邊同樣位置也會自動長出一個動脈的冠狀竇瓣來,當然也能正常工作,維護健康。 好神奇啊! 他們說人體本身就有對稱發育的功能,所以不會看到眼睛、耳朵、鼻子,左右兩邊長相不一樣的正常人,譬如左耳保持上寬下窄,而右耳是倒立的形狀。 他們認為利用機體的對稱發育功能,他們的隨機變異妙法也能產生兩邊對稱的器官。 這是天方夜譚,但只是宣傳廣告而已,姑且聽之,是認真不得的。 假如對人體的某器官進行隨機變異法的改造,外加的衝擊勢頭如同機關槍向該處瞄準掃射,對嬌嫩的細胞組織有巨大的殺傷力,因為一顆子彈效果有限,必須連發的子彈才能奏效。 這不是治病,是在殺人。 身體上的任何組織都將會被連發來的99顆子彈打得粉身碎骨,導致達爾文主義生命改造幻想的破滅。


真正的科學,必須具有反達爾文主義、反無神論的本質

進化論純屬科學大騙局。 但是,許多年來,達爾文主義信徒們一直在拉大旗作虎皮,打著科學的幌子招搖撞騙,誤導人們接受他們的進化論謊言。 事實上,科學是達爾文主義的天敵。 科學不但反對無神論、反對共產主義、反對馬克思主義,並且有摧毀馬克思主義、摧毀無神論、摧毀達爾文主義的特效功能。 今日智鬥達爾文主義並且獲得決定性勝利,全歸功於科學的威力,因為只有科學才有如此公信力和說服力,對欺騙性的達爾文主義給予致命的打擊。 進化論在世界各地橫行霸道百餘年,使無數善良的民眾受騙上當,今天舉起科學的鐵鎚把它擊倒,砸爛,斃命。 擊敗了進化論哲學,就等於摧毀了無神論的台柱和基石。 如今的形勢是,科學對達爾文主義這個落荒而逃的惡魔敵人正在窮追猛打,不讓它有喘息的餘地。 只要看到有達爾文主義拋頭露面的地方,必有科學的出現,致其於死地而後快,毫不留情。

科學證實:蛋白分子不可能由巧合形成。

科學揭開了細胞世界的奧秘,證明不可能進化。

科學證明:迄今為止挖掘出土的三億多片化石,不存在進化的跡象。

科學揭示了生命的複雜性和完美性,證明絕對不是進化的結果。

科學證明:絕對不可能發生從一種生物演化成另一個物種。

科學證明:從早在寒武紀出現的化石,不見進化的踪影,確證進化論是謊言。

科學宣判了達爾文主義的最後死刑。

科學論證了達爾文主義的荒謬絕倫,揭露了他們的假象和騙局。

科學宣布達爾文主義是罪魁禍首,禁止他們再用“進化論是科學”的謊言障人眼目。

科學是宣傳宗教信仰的得力助手。

科學向認主獨一信仰提供了充足的證據。

科學向真誠信道的人全心全意服務。

科學是認主獨一的信道者親密好友。

科學在21世紀最大的成就是徹底擊斃了達爾文主義。

《古蘭經》說:“真主的確不嫌以蚊子或更小的事物設任何譬喻;信道者,都知道那是從他們的主降示的真理;不信道者,卻說:‘真主設這個譬喻的宗旨是什麼?’ 他以譬喻使許多人入迷途,也以譬喻使許多人得正道;但除悖逆者外,他不以譬喻使人入迷途。”(2:26)

《古蘭經》又說:“眾人啊! 有一個譬喻,你們傾聽吧! 你們捨真主而祈禱的(偶像)雖群策群力,絕不能創造一隻蒼蠅;如果蒼蠅從他們的身上奪取一點東西,他們也不能把那點東西搶回來。 祈禱者和被祈禱者,都是懦弱的!”(22:73)

達爾文主義是如何向世界傳播的?

達爾文主義思想體系是一整套騙局,它的基本思想是一句謊言:地球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來自於巧合。 儘管這個說法荒唐可笑,明顯是欺騙,但是它的騙局卻籠罩了全球,世界各國都能看到惡魔的陰影:政府、學校、大學、工礦、企業、學術團體、報刊雜誌、廣播電視,無所不在。 他們採用了各種狡詐、陰謀的組織手段,向社會與文化一切領域滲透,向世界各個角落傳播騙人的謊話。 經過了長達150年的經營,建立了一個思想的騙局帝國,雖然早已被世人識破,棄之如敝屣,正在垂死掙扎,但仍在許多地方陰魂不散。


米歇爾·雷斯,英國皇家教育研究所所長。 他因為提議在學校課程中增加創世論內容而被迅速革職。

加伏利爾·艾維特爾博士,教育部大臣兼科學局局長。 他因為在寫作和講話中對進化論提出質疑而被撤職。

在達爾文主義從起家到傳播的百餘年間,各種黑勢力採用不光彩的手段強制推行,如欺騙、謊言、威脅、利誘、逼迫、恐嚇、專制。 這股邪惡勢力積蓄到了頂峰,構成了全球一言堂。 在世界上任何一所高等院校的講台上,如果有位教授對達爾文主義提出反面意見,他必須立即捲鋪蓋回家,再也找不到雇主聘用。 學校的教師對達爾文主義這個大騙局驚若寒蟬,不敢多嘴,害怕受到懲罰,自找失業;學生們也不敢提出質疑,說出發現達爾文主義荒謬的心裡話,擔心功課不及格,勒令退學。 即便是部長級的高官,也不敢在政府公務中坦率發表反對達爾文主義的言論,怕被彈劾、貶職或開除官籍。 然而,世界各地到處有人努力在傳授達爾文主義課程的同時向學生介紹真主造化萬物的真知識,但不得官方支持,成不了氣候。

新聞媒體受到嚴密控制,只許可報導新發現的化石,似乎為進化論找到了證明,他們被捲入全球大騙局的漩渦,身不由己,必須跟著撒謊,如果還想繼續辦報。 科學家或大學教授,在擁護達爾文主義的立場上沒有選擇,沒有言論自由,言不由衷者有機會升級,成名成家,官運亨通。 甚至在學術上積累多年成就有地位的學者,如果在一個地方丟掉飯碗,他立刻被孤立,遭到歧視,被看成不合群的異類,今後一職難求。

因為提倡宣傳創世論而被迫離職的其他學者。
   
 

達爾文主義架構的獨裁網絡,如同專橫跋扈的暴君,監管嚴密,手段凶狠毒辣,為維護其邪教的尊嚴神威,壓制一切不同聲音的言論,直到如今絕大多數人敢怒不敢言。 若非如此,信奉達爾文主義邪教的信徒們不可能把一個謬論維持如此長久。 謊言可以隨意大聲說,不存顧忌,而說真話的人則因言治罪,飽受皮肉之苦。 早期的達爾文主義宣傳從“科學”起步,一直披著科學的外衣,受到權勢保護,裝作道貌岸然,不可一世,最終變成了迷信的教條,玷辱了科學的殿堂。 值得注意的是,達爾文主義喧鬧得天下大亂,罪惡累累,今日原形畢露,那些罪魁禍首的肇事者是否會有良心發現,感到羞愧和內疚。

進化論引發了多種社會弊病,阻礙了科學正常發展

在研究進化論上所花費的公款每年數千萬美元,目的不過是為了支撐一個世界大騙局,謬種繼續傳播。 如果停止一切荒誕的進化論研究,把錢省下來,用於社會公益事業,將是一樁大善功。 非洲的災民們還在死亡線上掙扎,疾病和貧窮困擾著每個國家的弱勢群體,有許多疾病亟待研究可以減輕千萬患者的痛苦,如癌症、艾滋病、老年癡呆。

延續了長達150年的大騙局,從一個謊言開始,傳播到世界每個角落,這可算作是一件古今奇觀,正是我們時代的社會畸形和病態。 達爾文主義演變成國際化的騙局,不是有科學撐腰,而是我們人類的思想愚昧和面對強權的軟弱。 芸芸眾生得過且過,人在屋簷下怎敢不低頭,惰性與奴性的心態容忍了達爾文主義霸權者胡作非為。 人們應當從中得到一個教訓,不要以為人多勢眾必然擁有真理,其中有些人無知,有些人愚昧,也有些人膽小怕事,造成騙子們得心應手,肆無忌憚。 由達爾文主義信徒們造就的全球化謊言和騙局,證明是這個時代的惡魔作亂,真主在考驗我們,並且佑助真理戰勝邪惡,使我們親眼看到惡魔陰謀節節敗退。 祈求真主允許,真理獲得全勝、徹底消滅進化論錯誤理論的日子不會太遙遠了。

《創世論圖譜》以及敗落的達爾文主義信徒們

一個被關閉在黑屋子裡的人被人告知“外面一片漆黑”,他半信半疑,各佔50%。 如果通過牆上的一條裂縫,他看到了外邊的陽光,這句話的可信度徹底破滅。



安娜·布拉塞爾,是盧森堡的一位政治家。 她在斯特拉斯堡的歐洲理事會向記者們發表演講時,舉起《創造論圖譜》這本書,並且說:“哈倫·葉海雅是穆斯林,他是土耳其的一位創世論學者。 這是他最新著作的第一卷。 還有兩卷。這些書都郵件給了歐洲各國,有兩種語文的版本,英文和法文。 他在書中論證了進化論是謊言,達爾文主義是當代恐怖主義的思想根源,二十世紀出現的獨裁者之流多因此產生。”

這個譬喻就是今天達爾文主義所表現的窘態。 他們機關算盡,信心百倍,大言不慚地宣傳了150年的“科學”鐵證,並且傳播四方,路人皆知,最終被揭露是一場大騙局,其尷尬之狀可想而知。 他們從來沒有感到過羞愧或膽怯,因為深信勢力強大,魔法無邊,足以長遠偽裝和蒙蔽下去,沒有人敢跳出來向他們提出挑戰。 謊言被千萬遍、數億遍地重複了,而且重複的形式多種多樣,進入教科書,進入展覽館,用影像和彩色圖片加強效果,增強記憶,而且說話的很多人赫赫有名,大多數民眾不得不信以為真。 就在此時此刻,當達爾文主義信徒們自以為得計的時候,當大多數世界民眾如醉如痴的時候,當達爾文主義獨裁者即將對反抗進化論人士定罪的時候,晴天霹靂,驅散了滾滾烏雲,真理的光亮如同耀眼的燦爛陽光,這光亮來自一本時代的巨著:《創世論圖譜》The Altas of Creation。

星星的光亮掃除了千年的黑暗,突然喚醒了億萬民眾的覺悟,《創世論圖譜》的信息迅速傳播,揭開了百年的迷霧,進化論的謊言大白於天下。 《圖譜》中展示了數千片化石證據,說明進化論的虛偽和假冒,沒有一個達爾文主義信徒敢來出面對事實。 即便是取出書中曝露的任何一張化石照片,也有足夠的力量推翻進化論的全部說教。 為此,一家歷來忠誠於達爾文主義的法國報紙發出了絕望的哀嘆,它刊登的文章說《創世論圖譜》這本書是“法國歷史上最慘的一次災難”,這是“災難從天而降”,“我們一百多年的文明從此垮台了!” 歐洲議會為之驚慌失措,把這本書看作是進化論教育的攔路虎,令人生畏而色變。 數以百家出版機構相繼表示,這本書將是對進化論以及達爾文主義的致命浩劫。


《創世論圖譜》為全世界的宗教信徒鼓舞士氣


奧克塔先生的思想通過《創世論圖譜》向全世界傳播,證據充足,以理服人,用最簡單的道理揭穿進化論的謊言:任何“巧合”都不可能製造蛋白分子;世上億萬個物種從來沒有發生過進化。 這些通俗易懂的論斷敲響了進化論的喪鐘。 這本書如同猛將出征,旗開得勝,世界各地虔誠的宗教信徒們無不笑逐顏開揚眉吐氣,不論是穆斯林,還說基督教徒,或者猶太教信士。 曾幾何時,許多虔誠的教徒在進化論的精神壓迫下鬱鬱寡歡,不敢抬頭正視繁華的世界,他們面對來勢兇猛的達爾文主義束手無策,有理說不清。 今天有了《創世論圖譜》,明智的人們感到理直氣壯,對進化論給予有力駁斥,展開理論的反擊,用事實說理,呼籲制止進化論謊言繼續蠱惑人心。 世界各國相繼舉行科學研討會,打擊目標向進化論瞄準開火,例如在美軍基地號召將士們皈信獨一無二的真主,在倫敦的公交車外貼上“天地有主宰”的大幅標語。

《創世論圖譜》問世以來,對達爾文主義乘勝追擊,國際研討會一個接著一個,每次吸引書以千計的與會者,反對進化論的呼聲圍繞地球周轉不停 ---- 加拿大、美國、瑞士、比利時、德國、澳大利與新西蘭、法國、丹麥、瑞典、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新加坡、迪拜,以及許多其他國家。所有這些反擊進化論的研討會又通過衛星電視和國際報刊向民間滲透和廣泛傳播,《圖譜》所引發的一場對抗進化論的新戰役取得了決定性偉大勝利。

如今所有對抗進化論的活動和宣傳公開亮相,戰鼓擂擂,勇往直前,所向披靡,而極少遭遇到頑固的對抗者,因為眾多的達爾文主義信徒對他們的邪教失去了信心。 他們造謠說謊,欺騙性宣傳時間過久,面對實事求是的挑戰,早已理屈詞窮,無力反駁,再多說也毫無新意。 據報導,達爾文主義的媒體和報刊一家連著一家關閉,不是沒有經費供養,而是辦事人員表示與邪教決裂,不想繼續說謊行騙。 這些媒體在過去興旺時期,幾乎天天有話說,連篇累牘熱議進化論,而如今的表現一片沉靜鴉雀無聲,靜悄悄地向終點走去。 那些逞能一時曾經四處奔走呼號的進化論名嘴們都啞口無言了,擔心說話多,錯誤多,招致更多嚴厲反駁和憤怒批判。

倫敦公交車外的《創世論圖譜》宣傳廣告,“現代科學證實:天地有主宰!”

根據艾德南·奧克塔著作召開的創世論主題國際研討會,在世界許多大城市引起了強烈反響。
瑞士, 洛桑 >>> 德國,魯能 >>>
Germany Luenen >>> 法國,巴黎 >>>
艾德南·奧克塔在美國聖安東尼奧空軍基地參加研討會之後獲得的獎章。

解放的大門暢通無阻,達爾文主義信徒棄暗投明,一律歡迎

這是末世之年,什麼妖魔鬼怪都會顯露原形,達爾文主義遭受滅亡的結局是大勢所趨,歷史的必然。 祈求真主允許,歷史進入澄清宇環的新時代,準備迎接末世先知光臨人間,馬赫迪伊瑪目和爾撒先知,同真主有預約,他們將重現人間拯救人類於水火。 達爾文主義及其進化論思想是命中註定的必然滅亡,真主對他們胡作非為的容忍期限已到,無人有能力挽救它們的生命或為它們說情。 《創世論圖譜》不是什麼奇蹟,而是應運而生,時代的必然,真主的意欲,藉此機會結束達爾文主義世紀大騙局。
所有曾經被達爾文主義和進化論迷誤的人群,都將從精神上獲得徹底解放,認清了過去的無知和迷誤,棄暗投明,為時不晚。 過去曾經為達爾文主義賣命的邪教信徒們祈求真主給予機會做徹底懺悔,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後半生將功贖罪,補償過去的失足和罪孽。 只要今天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真主的仁慈與恩惠不斷,深刻認識達爾文主義的錯誤或罪過,多做對人民有利的事,幫助所有曾經被迷誤過的人們皈信正道,認主獨一,潛心向善,造福人類社會,仍不失為是很光明的前程。